阅读提示:
融资租赁公司作为出租人,应防范承租人一物二卖的风险。尤其在售后回租业务中,依照交易链条上的前后传承,出租人一方面要充分发挥善意取得制度,防范交易在先的其他融资租赁公司的权利优先于自己,另一方面又要防止交易在后的其他公司依照善意取得制度从自己手中夺取相关权利。
在现有法律制度下,应当如何把握善意取得制度,使自己的合法权益得到有效保障?本文解析如下:
一、瞻前:如果承租人在售后回租之前?#20011;?#23558;标的物出售给其他出租人
假设承租人?#20011;?#23558;租赁物出售给另一家融资租赁公司又从该公司租回,那么承租人与当下的融资租赁公司签订售后回租合同时,因该租赁物?#20011;?#20986;售,承租人并非租赁物的所有权人而仅为承租人,其再次与融资租赁公司签订买卖合同系无权处分,仅在符合善意取得的条件下,融资租赁公司可取得租赁物的物权。因此,作为后买受人的融资租赁公司的目标应为如何通过善意取得获得标的物的所有权。
根据《物权法》第一百零六条之规定,“无处分权人将动产转让给受让人的,符合下列情形的,受让人取得该动产的所有权?#28023;?#19968;)受让人是善意的;(二)以合理的价格受让;(三)标的物?#20011;?#20132;付给受让人。”
根据前述善意取得的构成要件,因动产系以占有作为所有权的公示形式,故承租人以其现实占有的标的物与当下的融资租赁公司签订买卖合同,作为买受人而言其有理由以承租人的占有状态主张其对承租人处分权的信赖,故其善意通常不受?#23460;桑挥?#22240;出租人购买租赁物也会足额支付对价,对价要件亦能满足,因此,余下的交付要件是是否构成善意取得的关键,即出租人必须尽量完善交付行为。 

《物权法》第二十七条规定,“动产物权转让时,双?#25509;?#32422;定由出让人继续占有该动产的,物权自该约定生效时发生效力。”从而规定了占有改定的交付方式。而法院在司法实践中,对以占有改定的交付方式能否构成善意取得存在较大争议。为了避免出现法院不支持通过占有改定善意取得的风险,在售后回租交易中,融资租赁公司最好要求承租人对自己进行现实交付。当然,这种现实交付并不是由承租人将租赁物运送至融资租赁公司的营业地进行交付,实践中可以简化为一种仪式性的现实交付。即融资租赁公司派出接管人依据售后回租合同中的买卖合同条款接管租赁物,其中包括真实移交相关的单证资料、现场清点设备、现场签收移交的设备清单?#21462;?#25509;管人接管后,再次依据售后回租合同中的租赁合同条款,将租赁物移交给承租人占有,形式上同样包括单证资料的移交、设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