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保理业务的逐步发展,保理界达成了一致的共识,即不论底层的基础交易合同为?#21512;?#36152;易合同、工程建设施工合同、抑或是物流运输合同等千变万化,且不论保理业务的交易结构为有追保理、无追保理、池保理、抑或是再保理等灵活多变,保理业务的开展都必须以受让真实、合法、有效的应收账款为前提,离开应收账款,保理业务则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但实务中,不论保理公司如何尽职尽责审慎核查基础交易主体及基础交易情况,虚假应收账款的风险仍是防不胜防,不幸“踩雷”了,保理公司该如何在保住保理融资本金的同?#20445;?#36861;回保理收益(保理业务实际开展中,保理费用名称繁多,诸如保理管理费、保理?#20013;?#36153;、保理服务费、保理融资利息等等,此处统称为“保理收益?#20445;勘收?#25152;在的盈科保理律师团队长期专注于提供商业保理、融资租赁及供应链金融领域的法律服务,对于此造成保理公司极大困扰的业务难题,梳理法院代表性案例,归纳司法实务的观点及态度,总结应对之策,为保理公司支招!

一、 “虚假应收账款”之界定

“虚假应收账款?#20445;?#39038;名?#23478;澹?#26159;指应收账款系伪造,实际并不存在的,结合保理业务的实践经验,一旦涉诉,保理申请人主张应收账款虚假的,一般存在如下几种情形:

一是,保理申请人与债务人之间此前不存在贸易往来或交易关系,交易合同单据材料均系纯粹为了骗取融资款而伪造的。针?#28304;?#31181;情形,保理公司可结合公司主体业务经营范围及类型、公司体量大小、底层双方之间的历史交易合同、交易往来银行流水、公司财务报表,以及行业同?#26800;?#21830;业交易惯例等方面的材料进行核查;

二是,保理申请人与债务人之间此?#20985;?#23384;在贸易往来或交易关系,但转让给保理公司申请保理融资的特定的应收账款,则为伪造基础交易关系,此种情形下,保理申请人借助历史真实的交易关系而复制、伪造的基础交易合同及单据材料,尤其是债务人配合“准备材料”或转让确权的,保理公司若想辨识此应收账款真伪性,则实在是难上加难;

三是,应收账款为真实有效的债权,亦确系保理申请人与债务人基于真实、合法的基础交易关系而产生的,但在转让至保理公司时业已清偿而归于消灭,若此时续作的为暗保理业务,甚至债务人配合对转让确权的,保理业务亦会存在较大的隐患;

四是,保理公司未实际受让应收账款,受让的是没有合同基础的“纯粹未来应收账款?#20445;?#25110;受让的应收账款已被质押,抑或“不具有可转让性”的应收账款等最终被法院认定应收账款不存在的情形。

二、 应收账款虚假

[1] [2] [3] [4]  下一页